盧·牆頭極多不想得罪人·德配

【APH】【授權翻譯】【水管組】Zachem Ya

原文網址:https://m.fanfiction.net/s/7557148/1/
全文:由於有敏感詞,所以請看本人LOFTER主頁的長微博
http://ludepei0414.lofter.com/post/1ed0f3c9_ee92d5f5

後院的雪境,咖啡廳沒變化所以沒照

買雜誌送的拼圖,祝大家新年快樂,新的一年繼續愛著假面騎士/蒙面超人!

武藤爸爸啊,三羽到底做錯了什麼,你要這樣對他們(*꒦ິ⌓꒦ີ)

終於啊,所有貓咪都齊了,有人能教我壁紙要怎麼齊存嗎

二十二集,打架,二十三集,西都突襲,向東都宣戰,黃羽被抓【拐】走做西都的軍事武器。臥槽,武藤爸爸你和三羽到底是有多大仇啊?(*꒦ິ⌓꒦ີ)一家人齊齊整整不好嗎QAQ

學校美術功課,我盡力了orz
【這裡感謝美術老師讓我噴蒙面超人的標誌233333333】

生日快樂?

給尼桑 @吻鱼 的生日賀文,提早慶祝~🎉🎉🎉
ー我也不知道我寫了什麼鬼
ー大概是日常類的東西
ー文筆垃圾注意
ー看完kabuto的廢案的想法,大概算是alternative universe的感覺,其實就是騎士們都是保護異蟲免於人類和原蟲的英雄,不過還沒完全覺醒成為異蟲而已那種感覺。
ーOOC預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這個世界,人類就是一個外來者。
人類什麼時候出現,異蟲和原蟲都不知道,只知道,有一群自稱是人類的生物出現,破壞了一切的規律。他們大肆破壞,把世界變得適合他們居住,毫無顧忌地傷害和殺害異蟲和原蟲。人類的出現,令本來是死對頭的異蟲和原蟲同意先把人類給去除了才繼續內鬥。所以,關於異蟲那邊的騎士們是偷原蟲發明的騎士系統拿去用什麼的,在消滅人類之前,他們的合法性暫時沒有原蟲質疑。
不過騎士系統其中的兩位變身者就是異蟲女王的接班人,其餘的都是其中一位的朋友,要真的是要吵起來,其實也沒什麼可以爭論的,反正異蟲那邊人多,理虧的反而是原蟲那一方。
矢車想就是騎士系統使用者的其中一個,他其實和那兩位接班人關係真的能說是好的只有一個,就是嘎嘎米(雖然他名字是叫加賀美),天道嗎,就是一個自大狂,沒什麼好聊的。其實其他人和他們兩的關係也差不多,和嘎嘎米較親近,天道就沒什麼好感,頂多就互相尊重,算不上朋友。
他和他弟弟ー(並沒有親戚關係的)影山瞬都是騎士系統的使用者,平時除了需要時執行任務也沒什麼特別要做的事,就和其他人聚在一起聊聊天,例如今天抓了幾個人類,什麼的,反正只要加賀美一來,氣氛良好,天道一湊過來掃視全場,全檯人自動閃人。然後留下一臉懵逼的加賀美和收回冷酷眼神的天道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矢車和影山在吃飯,「對了,今天大哥你是不是生日了。」影山問。
「咦?!好,好像是額……」矢車突然慌張了起來。
「?大哥怎麼了嗎。」影山覺得矢車有什麼不對勁。
「沒,沒什麼,你快吃飯,一會還得做任務呢。」矢車回答。
矢車突然想起,他明天就要成年了。
成年什麼的,其實對異蟲算是蠻重要的。畢竟什麼時候長的差不多成熟到可以繁殖對異蟲是十分重要的,尤其是當有原蟲和人類和他們爭地盤,人多勢眾變成他們不能缺少的優勢。所以好朋友變成終身伴侶什麼的,很常見,也是最好的安排了。反正異蟲不分性別,只要差不多到成年的歲數也能交配繁殖,所以矢車和影山經常被誤會是伴侶,然後矢車一面淡定地安慰臉紅耳赤的影山。
路人/蟲:你們在一起那麼久該差不多時候有孩子了吧,怎麼還沒有,不是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什麼什麼的嗎?
矢車:【白眼】
影山:沒有沒有,你誤會了! 【面紅】
同樣情況,也發生在天道那邊,但只有思想上的,言語上就沒有,也沒必要,反正女王早就講明他們是肯定要結婚的了,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,當然我們親愛的加賀美還是蒙在鼓裡。
不過,如果兩個好朋友的成年時間不一樣,比較大的那位通常會被帶去和其他人一起結合成為伴侶。除非像天道和加賀美那種預定會在一起的或者女王特赦的,不然相差一個月以上的人都被帶走和其他人在一起了ー沒那麼多時間可以等他們兩個都正式成年。
矢車和影山年紀差不多大,但他們的生日差了幾個月,矢車怕影山和其他人一起會不習慣,畢竟他們在一起都有一大段時間了,一想到這裡,他不禁胡思亂想起來。他馬上出去散散步,然後就碰到加賀美了。「矢車!」加賀美一臉高興地跑過來,「有事情要跟你講!」
「你再說一遍!?」矢車一臉不可置信。
「矢車先生你今天成年,母親大人已經給你安排好影山先生做你的伴侶了,他成年後你們就正式在一起了。恭喜你們啊!」加賀美抓住矢車的手,一臉無辜地祝福矢車。
「所以……」
「所以你們不用擔心被分開了!」加賀美笑了。「對了,母親大人說什麼你別介意影山幾歲了,總之你成年了就可以了是什麼意思?」
「那個嗎……等下,你是不是今天也成年了?」矢車馬上轉移話題,然後向後一看,天道躲在柱子後,瞪著他。
「嗯!天道說今晚有事要和我說呢!」「……在哪裡聊。」
「當然在房間聊啊,你知道我們在同一個房間睡不是嗎?」
「嗯,很好,你們……慢慢聊啊。」
「謝謝,先走了!」加賀美離開了。
【加賀美是不是真的以為我講的是正常的聊天?】矢車心裡這麼想。
【不知道天道要跟我講什麼呢?ヾ(´∀`。ヾ)】加賀美滿臉興奮。

矢車傍晚才回到住的地方,影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,聽到有動靜,就醒了。
「大哥你回來了。」影山說。
「嗯,回來了。」矢車回答。
「大哥,生日快樂!」影山說。「大哥?!」矢車突然抱著他
「謝謝你,我的弟弟。」矢車笑了,抱著影山親了一口。
「大,大哥!〃∀〃」影山抱緊了矢車。
這樣纏綿了一段時間後,在影山不知情的情況下,矢車抱著他放到床上,拿來騙人類的人類外殼自行脫落了下來,露出了他的異蟲的軀殼。
「大,大哥!你,嗯!」影山發現時已經太晚,矢車親了上去,影山也沒掙扎了,任由矢車把他衣服給脫了。
「加賀美說,我們不用分開了。」矢車突然這麼說。
「咦!真的嗎?」影山驚喜。
「嗯,所以今天晚上就讓我……任性一次可以吧。」矢車尷尬的說。
「可,可以的〃∀〃。」影山回答。
矢車和影山緊緊地抱著對方,他們知道,現在什麼也不能把他們分開了。
哪怕是死亡。
~~~~~~~~~~~~~~~~~~~
第二天,加賀美和影山都沒出現。據說他們倆請假的理由都是腰疼。
天道和矢車成為了當日的重點聊天(八卦)對象。
十個月後,天道和加賀美,矢車和影山開始輪流值班。